陈思敏:黄洁夫脑死亡与器官捐献的矛盾

黄洁夫早在2003年便提出及推动脑死亡立法,但直到今年两会期间受访时,他还在说「国内90%的医生不清楚脑死亡的鉴定标準」。即使如此,2010年3月黄洁夫主导并与红会联合启动的器官捐献试点中,仍将脑死亡与心死亡两套界定标準并行。以往国内媒体不乏病患被误诊死亡又复生的新闻报导。这次曾经做为全国器捐第一批试点省份的山东省,在日前也发生了一起器捐者被判脑死又现脑电波的案例。

这位术后病变欲捐器官的女大学生名叫李茜,其手术所在地是滨州市中心医院,3月2日术后当晚8点多发烧昏迷并靠呼吸机维生。5日一早市医院专家判其脑死亡。6日下午六点多省千佛山医院前来鉴定器官能不能用时竟发现李茜还有脑电波。

在类似器捐案例中,为了鼓励家属选择接受脑死,医院经常宣传「家属愿意为社会做贡献,让患者的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存在」。在媒体上,黄洁夫也曾经很绝对的说:「脑死亡是100%死亡,没有奇蹟复活的可能」。但这些都必须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要按照非常严格地脑死亡判断。

在李茜案例,山东省市级医院的操作不无可议之处,市医院诊断脑死约经60多小时,省级医院评估也将近2天,这两段黄金时间,让人感觉医院不是抢救一线生机,而是想要抢摘鲜活器官。侧证之一,当地公安局非常违规违法的抢发寻求器官受体的微信。

黄洁夫对脑死亡是绝对论,但临床经验看,脑死是不能复活,不过心跳呼吸仍然俱在,从脑死亡到心死亡还是有段距离,这个距离有多长,也就是脑死的人心脏还能跳活多久?不看国外看国内,今年2月15日国内媒体普遍报导,海南一位60岁男子案例,自被判脑死、并放弃治疗仅靠呼吸器维生,这位脑死亡丈夫活着陪妻子过完2016年情人节。。

除此,新闻还有不少被医护人员误诊病亡送到太平间后又活过来的事件。这种事情一次两次也罢,发生多了之后,到底是真乌龙还是另有内情?从来没有媒体追根究底过。这也是目前社会大众普遍质疑,要是一旦登记器捐,在当前医德不彰的环境下,医生为了器官卖钱而不积极救人,特别是当你的器官正好跟红二代、官二代配上了,是否还有可能被车祸,被意外死亡。

其实公众这个恐惧的深层可说由来已久,其根本原因是中国数量庞大的移植器官来源始终不明。

而黄洁夫信誓旦旦的器官分配系统(COTRS),今年至少已有湖北武汉「医生捐器官」、山东滨州「女大学生捐器官」被发现皆是在系统外分配。更不能忽视的是3月初广东普宁「美术状元」这一起移植肝,既非亲属捐献又没有相对应的器捐者,中山三院那颗肝脏哪来的?

2013年黄洁夫宣称自当年9月1日起,器官分配系统正式运行,同时媒体报导称广东、北京、浙江、山东等多家大型器官移植中心已停止使用「死囚器官」。

2015年3月,在黄洁夫「周永康落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发言后,6月有网友发帖说:「一个朋友2014年12月花了一百万给自己换了肝。我对肝源很好奇。他说是来自山东的死刑犯。据说这个死刑犯是个年轻健康的26岁小伙子。他的肝是法医贿赂法庭庭长,庭长卖给医院,医院再卖给他的。」

薄熙来倒台后,有关非法器官交易第一个被深度披露的「郑伟」案,涉解放军304、301医院。除此,为郑伟提供「死刑犯」肾脏,山东法院工作人员。

公开资料,黄洁夫担任名誉主任的广东中山一院,不但大量使用「脑死亡供体」,还建有「脑死亡中心」,是被称为获取器官的「源头」之一。除了死刑注射,王立军搞过「脑干撞击」这方面的研究,可让未脑死的呈现脑死状态,那些被此研究的大量对象是何人?

《追查国际》报告分析显示,中国医生说的「脑死亡」者并非真正的经过抢救无效的,带有气管插管呼吸机併进行过自主呼吸激发试验的患者,而很可能是被人为造成脑死亡的健康人,大部份是那些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