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视原民冷笑话 原团:社会应反省

中天电视台综艺节目日前因为来宾讲笑话,引发歧视原住民妇女的争议,原民团体甚至要求电视台公开道歉。影像工作者于欣可指出,每个民族都有人偷情,王建民也会偷情,但将这些负面形象与刻薄字彙套用在原住民身上,这不是歧视是什幺?台湾原住民族政策协会理事长伍杜‧米将则指出,电视台只是将无知个人推到第一线道歉,并无助于改善结构性问题,社会应该透过此事件集体反省长期以来对原住民的刻板印象与歧视。

今(25)日中午的「开放编辑室」节目邀请台湾原住民族政策协会理事长伍杜‧米将与阿美族耆老犁摆、影像工作者于欣可,由上週综艺节目「大学生了没」引发歧视性言论的事件切入,谈论目前台湾社会与政府如何面对社会普遍对于少数族群的歧视与偏见,并试图减少歧视性言论的发生。

对于很多民众认为这则笑话没什幺大不了,于欣可重新检视笑话,认为每个民族都有人偷情,只要有信教也会向牧师告解,但将这些每个民族都有人会做的事情,以有偏见的字彙强加在原住民族,就是歧视所在。他批评,这是最低等且自以为好笑的幽默。伍杜‧米将也指出,相同的笑话形式若套用在眷村说眷村妇女会偷情,相信也会引发眷村居民的反弹,所以原住民要问:为何这种笑话套用在原住民族身上就是可以被接受的?

犁摆说,在节目播出后,她的一个非原住民的学生问她「你们过去都是这样(指偷情)吗?」,让她感到痛心,犁摆直呼:「媒体的宣传效应很大、很可怕」。伍杜‧米将则强调,比起责怪个人对于歧视的无知,他认为媒体对可能具歧视性的言论,应该要具有敏感性并适度拿捏尺度,在节目现场的主持人也应控制、调整节目的节奏,这才是原民团体主要批判的部分,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也应介入调查,让媒体有所警惕。

「政府的作为是可以调整的」,伍杜‧米将呼吁政府应由调整制度开始,并从政策面解除对原住民族的汙名。他认为近年来原住民族时常走上街头,原因就是在于政府执行政策时,并没有正视原住民文化以及与土地的关联。于欣可则举他姪子的小学课本为例,指出主流教育今日对原住民的描述仍停留于表层文化,而缺乏对原住民族过去历史悲剧的认识,对于原住民族失去土地、尊严的伤痛完全无知,因而让社会上的歧视长久以来没有太多改变。

于欣可说,具歧视性的争议言论一再出现,反映社会从未真正的反省。他强调,原住民族要的不是表面的道歉,而是能和主流社会持续平等对话,能为过往因不了解而造成的偏见与歧视有所沟通;当然,沟通前提是事件当事人愿意真心诚意反省。他也希望节目主持人陶晶莹能以公众人物影响力,出面用行动(道歉)来改变社会对原住民的错误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