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房客获2500万赔偿 剋星律师让房主抓狂

(记者施萍编译报导)在一场看似大象与老鼠的官司中,老鼠成了赢家——纽约两个房客得到了高达2,500万美元的赔偿。当然,这其中的三分之一要付给他们的律师——那个让地产商和房主们闻风丧胆的大卫· 罗森霍克(David Rozenholc)律师。网络财经杂誌《克莱恩》(Crain’s New York)专访了这位专门为房客打官司的大律师。

地产投资公司Tishman Speyer去年花费4.38亿美元,购得了哈德逊场的一块开发地皮,但是他们需要赶走所有房客。官司中的这两家房客的房子,是位于西35街和10大道交口处的小房子,还不是受稳租法保护的住房。但是,精明的罗森霍克律师在晦涩的法律条文中找出一条:「如果邻居建筑被划定为稳租房,那幺串连的房子也要等同对待。」虽然这条辩护词最终被法官驳回了。但是对手已经得到了明确的信号:罗森霍克还会像他过去那样,在耗时漫长的诉讼中,不断创造出新的足以让开发商发疯的藉口,等对方一条一条的驳回。在「时间就是金钱」的地产商那裏,谁有心思和这个剋星耗着啊?认赔吧。

罗森霍克为房客打官司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他出生在吉尔吉斯斯坦,后随父母辗转来到美国。在布朗士读法律学校。罗森霍克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就在一个非营利机构为房客免费提供法律服务。到了90年代,当他的同事们都看準了发财的机会,纷纷代理地产大亨时,他却为自己开闢了另一条在道德上站上风,但是同样赚钱的事业——为弱势房客打官司。

罗森霍克是第一个为房客提高赔偿金的律师。他把自己放在开发商的位置上,详细了解他们开发地产的花费,他们要盖什幺样的房子,工程成本是多少,然后回过头来计算他的当事人应该要求多少赔偿。
罗森霍克和地产商打赢官司的诀窍是「拖」字诀。比较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最近的一场官司。Starwood Capital公司要在第6大道1414号的建筑中驱赶三个牙医,把这个原本的办公大楼变成宾馆。开发商试图用租约中的一条「如果房子需要拆除就可以要求清空建筑」的规定,来撵走牙医们。罗森霍克貌似认真地检查对方的意图,是否是「拆除」——在法庭上花数小时研究一个房樑结构。开发商律师问:「我们需要增加几百个新的结构樑,你要每一个都检查吗?」终于,在拖了4年之后,对方败下阵来认罚。

地产商们对这个战无不胜的剋星律师恨之入骨。不过,罗森霍克有他的理由:大象可以聘请最好的律师,可以提出任何他需要的法律论证,可是你为老鼠辩护的时候,有人就抱怨了。

罗森霍克曾经争得过史上房客最高赔偿金:1,700万美元,外加一套终身租用的豪华别墅,该房客每月只付租金1美元!

罗森霍克没有对媒体透露自己的资产,不过,那肯定是天文数字。看他最近放在市场上的房子就知道了:要价就是3,000万美元。

罗森霍克说:「我喜欢赢官司。对我来说,赢官司比赚钱更重要。当然这也是我赚钱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