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鹤慈就两岸问题给美国务卿莱斯的公开信

【5月16日讯】尊敬的国务卿莱斯女士:

  近期的连宋访问大陆,舆论认为有美国的幕后推动,我也倾向于此。所以给你写了这封信。

  现在,有一种说法,诺贝尔和平奖在向陈水扁招手,陈水扁如果想得到此项奖,就只有一个做法:学你的前任基辛格,他在越南拿到了和平奖,交出了整个南越,取回了几百万难民。同样是这个基辛格,抛弃了台湾。中美建交从苏美对峙的大格局看,这一政治举措。是非看法各异,但从道义上来说,则无法辩解。基辛格承认的中国不是今天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甚至不是六十年代初饿死千百万人的中国。好大喜功的毛泽东的大跃进还可以有可辨之辞,而文革,以国家为私器,视人民为刍狗,则毫无可辨之处。现在的中国自己也承认那是建国后最黑暗的时期,而台湾一直是美国的盟国,当时虽非民主国家,但意识形态和社会结构都更接近美国。谈判的短促,顺利,中国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一切,美国抛弃了盟友和道义,成就了当时的基辛格的名声。就是从苏美对抗的格局出发,也因为台湾有更多的争取,这样今天两岸的局势和台湾的生存空间都会好得多。搞了十几年浩劫的大陆得到的嘉奖,进了联合国,而并没有做错甚幺的台湾,一夜之间成了国际孤儿。

  当时掀起的一阵中国热,在一片讚美声中,除了一些利益的驱动者,大都是不通中国的中国通。最典型的就是当时美国众议院多数党领袖的中国经济的长篇报告,把中国的经济说成如花似锦,几年后,中国承认当时的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快崩溃的边缘。这里除了东西方的隔阂,更主要的是民主和专政的区别,即使有大量的资料,数字,生活在民主社会的人也很难体会在专制社会下的「味」。饥饿的经验,人多有过,但像我在劳改队持续几年的长期饥饿,绝不是学者们读多少医书所能体验的。

  不妨再把历史往前推一点,也还是国务院。四十年代末,国务院中的对华的有关人员,几乎全是反蒋而同情中共,国民党的确搞的一塌糊涂,但对共产党的不搞无产阶级专政的新民主主义的许诺的轻信,则是不可原谅的。说共产党掌权后变了是说不通的,掌权后的中共只可能是这样。不管他换了人民民主专政或其他甚幺词。这方面,我的祖父张东荪和他的民盟同事也难逃其咎。国内外这股势力协助共产党迅速取得了政权。

  连宋的访大陆如果真有美国在背后推动,恕我直言,这是一招臭棋。连宋的出访,使蓝绿水火不容的台湾更加动荡。台海局势的稳定,首先是大陆和台湾的各自稳定。一个分裂动乱的台湾,无利于台海的和平。二,现在谈统一为时尚早,南北韩也谈统一,我真想不出如何统一,是把金正日像英国女王一样养起来?还是要整个朝鲜变成为金日成的子民?专制和民主社会无法谈统一。三,美国如果想在台海和平上有所作为,在台湾方面,美应该促使台湾社会和解,停止政党恶斗,使台湾民主化更加成熟。对大陆,我不想建议甚幺,但我希望有一个明确的对华政策。不管是反恐还是朝核,政策不要摇摆,基辛格似的把中国作为一张牌的功利作法。四十年代的国务院中的左派知识份子政治上幼稚的教训都应是前车之鑒,希望能像里根对前苏联那样,敢于直言,进而鼓励中国走向民主的现代国家。

  私下谈一句,我了解你的成长和经历,注视着你的成就和作为。我有一个小女儿,我希望她能够步你后尘。

  鹤慈13/5/5/

  来源:新世纪 ◇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